美丽的女人总喜欢把自己装成一副圣洁、忠贞的样子, 让人觉得难以靠近。 但当她遇到一个可以让她依靠的人,就会撕下自己的伪装, 也许淫荡也许 娇美,也许更加矜持…… 我的母亲——张如燕, 可以算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丰满的身躯,总是会让人 勃起;娇艳的红唇, 让人忍不住想要抱住热吻。 就是这样一个女人,让我总是欲 火焚心, 难以自制。 自从我的父亲在两年前去世后,母亲开朗的性格渐渐变得郁闷, 脸上很少展 露笑容。 以前和人谈话总是笑声不断,现在却给人冰山美人的一面。 这一切,我 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为什么会这样?我一定要让妈妈重新振作,不要做悲哀的 囚徒。 从去年开始,我开始不停的收集关于妈妈的资料, 比如她喜欢什么样的衣服、 什么样的化妆品、什么样的食物……终于 在3个月前当我在妈妈的卧室里收集 信息的时候 意外地发现妈妈放内衣的抽屉里有一条T字裤。 这可了不得,记得 我在一些色情网站上看到的性感图片和一些色情小说中所说的, 内心淫荡的女人 对于T字裤是有偏爱的。 难道我的妈妈也是这样的吗? 于是,我决定将收集妈妈的信息改为观察妈妈, 甚至于偷窥。 当我想到这里 时,心里不由一阵乱跳,突然“乱伦”一词闪入我的脑内。 天哪,我竟然有这样 的想法,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我暗暗地骂自己: 你还是人吗?她可是你的妈妈呀, 你怎能渎亵她呢?算了还是放弃这一想法吧。 晚上,我久久不能安睡,脑海还是不停的出现“乱伦”。 于是我就准备到客 厅去喝口水。 由于已是凌晨1点钟了,妈妈已经睡着了,我就轻手轻脚地走到了 客厅。 正准备打水时,突然听到了一阵呻吟声,好像是妈妈的声音。 我于是走向 妈妈的卧室门口准备开门,却发现门没有锁, 轻掩着。 透过门缝,只见妈妈看着镜中自己凹凸有致光洁如玉丰满而有韵味的肉体, 由于所穿着的内衣及内裤而显的更加妩媚动人, 性感十足。 从坚挺结实的玉乳 到纤细的玉腰,再从左右膨胀浑圆翘起丰腴的美臀, 到达修长珠圆的粉腿那种 带有性感的曲缐美是那些仅仅是自夸年轻的女孩所不能比的, 那是一种成熟女人 特有的魅力。 她摇了摇头散落在脸颊上的黑发,随随便便的往后一荡。 柔软饱满的胸前丰 乳正在摇晃,并且有小部分突出于轻薄的衣料外面, 彷佛要跳出胸罩以外似的。 看到这里,我的心头不由一阵荡漾,一种说不出来的东西在不停地侵蚀着我。 “我要你,妈妈。 我可爱的小羊羔。” 我的嘴里不知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话。 虽然声音很小,但也把自己吓了一跳。 为什么会这样?不行,我不能再看下 去了, 但我的双脚却半步也不肯移动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这时,房里的动作也变得有些淫荡了。 妈妈躺在床上,将手轻轻的贴在柔软 圆润的乳房上面, 揉弄起来乳房白嫩的肌肉在黑色的蕾丝衣料下优美的向左右 歪曲, 由于乳头在蕾丝上摩擦而觉得有些疼痛于是手伸入胸罩中触摸着自己腥 红的乳头。 她的嘴里也断断续续地发出淫靡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 那令人兴奋的肥臀上的三角裤, 则是充满了香汗和爱液的湿气。 蕾丝边的高 级三角裤被妈妈不断的扭腰, 而往下滑落。 妈妈将玩弄乳房的一只手慢慢地往下 放在那女人最灼热最娇嫩的地方, 轻柔地爱抚着可能因快感即将到来的预感而 发出尖叫声, 全身嫩肉灼热而兴奋的抖动起来。 此时我再也忍不住了,理智被欲望驱逐出境。 我的阴茎已经暴胀,体内的压 力使我实在难以控制, 如同一座沉睡的火山即将马上爆发。 我推开门,慢慢的脱 下衣服,尽量不去惊忧妈妈的淫戏。 在脱衣服的同时,双眼目不转睛的盯住妈妈 美丽的胴体, 就好像猎手在看手到擒来的猎物一般。 而妈妈也似乎没有查觉到我 的进入,还在那里为满足自己的淫欲而继续在我的面前表演着。 就在妈妈的私处因快感而大张其口时,我乘机将阴茎插入。 直到这时,妈妈 才发现房里多了我这个人, 而且正在她那布满香汗的胴体施为。 她用双手大力地 推我, 并大声叫道: “小龙, 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是你的妈妈呀。 赶快离开。” 而我现在已经是打虎上山,怎么会去理会妈妈的斥责。 我将妈妈的双手紧紧 的捏住,像强奸电影里一样用力的打了妈妈一个耳光。 这一下,将妈妈打瞢了, 手也不动,话也不说, 两眼无神地看着我。 这时我贴近妈妈的耳边, 轻声的说道: “妈妈, 这么多年了你就是这样招 待自己吗?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我可是会好好伺侯你的。” 说到这里,我故意 在妈妈的子宫里缓缓的抽动了一会。 也许是妈妈的身体太过敏感,也许是太长时间没有和男人做过爱, 妈妈的身 体竟然轻微的抖动一下不一会我那还在妈妈子宫的阴茎感觉到一阵热流袭向龟 头。 好舒服,让我觉得酥酥麻麻的,一阵快感也袭向我了。 妈妈好像也就这么认 命了,对于我的抽插没有了抵触, 反而紧密的配合起我的动作。 在我一阵阵的攻城掠地下,妈妈粉妆玉琢的胴体忽地僵硬了, 皓齿咬住红唇 圆润的玉臂紧紧地缠抱着我, 私处一阵收缩。 紧接着,她香口一张,“啊” 的一声呻吟, 接着私处一松自穴内深处又涌出一股的阴精, 浇灌在龟头上。 此时的我本来就阴茎酥痒难当,现在龟头再被那温热的阴精一烫, 只弄得痒 酥酥的直钻心头。 在急促地喘息着抽插几下后,阴茎在妈妈嫩穴中急剧地收缩, 一股磙烫浓烈的阳精强有力地喷射在柔嫩温软的肉穴四壁的嫩肉上。 妈妈这时才又重新开启的她的香唇: “小龙, 你会要这样对妈妈?”接着美 丽的双眼涌出了晶莹的泪花 双肩一阵抖动。 “妈妈,别哭了。 我知道这些年你忍得很辛苦,爸爸死了后你一直没有高兴 过。 我本来想做一些事让你高兴起来,不要再悲哀的, 谁知刚才看见你在手淫 我就忍不住……”我轻声的说, “我会对你负责的我要让你快乐起来,要让你 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柔倩,以后你就好好地享受吧。” 我不知不觉地叫起 了妈妈的名字。 妈妈这时脸上一阵羞涩,俏丽娇腻的玉颊红霞弥漫, 晨星般亮丽的媚眼一闭 不敢再看我羞态撩人, “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也就随你吧。 但你一定要好好待 我,阿龙。” 没想到妈妈竟然会如此叫我,心中又一阵荡漾。 我低下头,嘴唇吻合在妈妈 温软红润的香唇上, 来回磨擦着她的香唇并伸出舌头轻轻地舔舐。 妈妈也被我 弄得心儿痒痒的,春情萌发, 香唇微张微微气喘。 我不失时机的将舌头伸入妈 妈香气袭人湿热的樱口中, 恍如游鱼似的在樱口中四处活动。 这时,我胯下刚才 已经疲软下来的阴茎又硬若铁杵, 在妈妈温暖的肉穴里撞来撞去。 妈妈自穴内真切地感受到了阴茎的硬度及热度, 春心一荡欲火附体,情不 自禁地将细嫩的丁香妙舌迎了上去, 舔舐着我的舌头。 就这样我们相互舔舐着, 最后如胶似漆地绞合在了一起。 我的舌头在忙着,手也没歇息。 左手握住妈妈饱满柔软而弹性十足的丰乳用 力揉按着, 右手则在凝脂般雪白的玲珑浮凸的胴体上四下活动。 妈妈气喘嘘嘘地将舌头自我的嘴中抽出, 欲火直冒地说道: “阿龙我,我 要你。” 这句话无疑是冲锋令,我屁股一高一低地挺动, 阴茎在肉穴中一进一出 地抽插。 我感到阴茎及龟头整个地被妈妈蜜穴中的嫩肉抚弄着。 一阵阵飘飘欲仙 的快感宛如海浪般一波接一波地袭上心头, 扩散到四肢百骸。 妈妈郁积多年的情欲今夜得以渲泻,我是朝思暮想的销魂肉洞任我施为, 干 柴烈火恣意采弄。 在阵阵快感地刺激下,我气喘嘘嘘地抽插得愈来愈快、愈来 愈用力。 如此一来阴茎与肉穴四壁磨擦得更为强烈,令人神魂颠倒、激动人心的 快感汹涌澎湃地一浪高过一浪冲击着。 妈妈哼哼道: “我……我……我要泄了……。” 眉目间荡意隐现。 听了这放 荡地话语,刺激得我极力抽插。 这时她的娇靥浮现出愉悦、满足的笑容,畅快地 泄身了。 我本来就阴茎酥痒难当,现在龟头再被那温热的阴精一烫, 只弄得痒酥酥的 直钻心头。 心儿痒得直发颤,急促地喘息着抽插几下后, 阴茎在妈妈的嫩穴中急 剧地收缩一股磙烫浓烈的阳精强有力地喷射在肉穴四壁的嫩肉上。 磙烫的阳精灼烫得妈妈娇躯直颤栗,她俏眸微启, 樱桃小嘴“啊!啊!”舒 爽甜美地娇吟。 一刹那之间,我的全身好似爆炸了一样,粉身碎骨不知飘向何方, 身体全力地向前一扑倒在了妈妈软玉温香的肉体上。 当我们疲倦地情意缠绵地互拥着进入了梦乡时, 墙上的壁钟已指向四点了。 …… 激情的一夜过去了,但无数个充满激情的日子却扑向我和我的柔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