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近来发生的事情,现在谈起来,也难过得很, 但说了出来总比屈在心里好。 我任职私人秘书,工作了两年,老板非常看重我, 他业务颇大常要到外国参加一些展览会或业务会议等, 他的家庭也在加拿大所以留在香港的时间不多。 忘了跟你们说,我是个香港女生。 我工作效率高,做事尽责,所以老板很放心将香港的业务交给我来打理, 名衔上是秘书实际上是香港公司的总经理,负责所有公司的业务。 我的工作除了文书上,管理上及财政上的范围, 也要谈生意见客户,找新客户等等。 事情就是发生在一次谈生意的过程里...我一向都是独自一人会见客户, 地点大多是在大型酒店的cafe或酒廊。 这次的客户是台湾人,公司对于非香港的客户非常看重, 尤其中国及台湾的客户公司正打算朝这两个地方扩充业务, 因此我都会尽量满足这类客户的要求。 这单生意额高达三百多万港元,所以我更加不敢怠慢, 即使他们要求在酒店中他们居住的房间里谈生意 我也没有多说话只是谈生意罢了,我也不以为意, 没多想甚么。 房间里有三个人,一个当然是大老板,一个是经理, 一个是助手。 那个老板看来四十多岁,虽然已有些少皱纹, 但五官尚算好看只是目光总有点猥琐的感觉。 那个经理三十多岁,样子不算差,却满脸奸狡, 不怀好意似的。 那个助手二十多岁,样子真的好看,骤看还有点像歌手孙耀威, 他一脸善意眼神也相当迷人。 我们四人坐下来,喝着酒,谈笑风生,这是交际应酬的一部份, 总不会一坐下来就只谈生意而话题大部份总围绕着女人, 而且充满着三级成份。 我们都是坐在床上,我被他们分配到坐在中间, 老板在在我左面经理在我右面,那助手在我前面。 这样也好,我可正面看着好看的男生,总好过看着那两个满脸不正经的人。 言谈间,老板和经理总扮作不经意地碰触我的胸部及大腿。 因为我是穿着正统的套装裙,外套他们要我脱掉, 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长袖衬衫而且质料很薄很透光, 内里的浅粉红色有点喱士的胸罩跟本无所遁形。 我高度170cm,腿长42寸,三围是32D, 2334,加上我皮肤光滑白皙,一头乌黑亮泽的及腰长直发, 样貌更是美丽很多朋友都说我像孙佳君。 因此当我脱掉外套后,老板及经理的目光都在身上浏览, 看得我很不自然。 我的裙子很短,站着裙尾只到大腿一半, 现在坐在床上我曲着只腿,裙子已缩短了一大截, 整双大腿都几乎暴露在他们的眼前。 也因为我皮肤好,所以我很少会穿丝袜,这令他们更会占我便宜。 不过我都能适应,因为很多时谈生意,都会被那些客户轻薄, 但只是摸摸碰碰我不会阻止,因为这些都是谈生意中必会遇到的事情, 试多了就惯了。 谈笑间,我留意到助手常低头看我的大腿, 初时我也不以为意但他越看越看得明显,老板和经理都留意到, 也把头伸到他的头侧面看我。 跟着那两个人就大笑, 老板说: 「哇??原来你的内裤和奶罩是一套的, 都很漂亮啊!」我连忙按着裙子脸都红了, 原来是这样心里不断责怪自己不小心,他们三人还在笑, 突然老板把我拥在怀里 说: 「你真的很可爱呀?应该跟我工作呀!」我慢慢推开他, 笑着转过话题。 说说笑笑,谈谈生意,我们四人已饮掉一支红酒及半支威士忌, 不过我应该喝得最多他们轮流要和我干杯,我至少喝了大半支红酒及半只酒杯的威士忌。 我自问酒量不错,这时只有一点点酒意, 但脸孔已红得烫手于是上洗手间停一停,也免得被他们继续要我喝酒。 我由洗手间出来,我们正式谈到生意,一切非常顺利, 才数分钟就完成我正想要他们在合约上签名, 老板就把一杯满满的红酒拿到我面前要干一杯大家合作愉快。 我在想,都完成了,只欠签名,而且只是一杯红酒, 醉不了的就干了它。 我把文件奉上, 老板却说: 「别急急忙忙的, 说好会签就会签聊多一会吧!是不是生意完了就抛下我们?」他这样说, 我也不能推搪就和他们继续聊。 这时,或许大家都有些醉意,说话不再拘谨, 话题也开放了很多三级笑话都说出来,老板及经理也更肆无忌惮的在我身上摸来摸去, 我虽不喜欢但还未签名,我也由得他们。 不知怎的,我的身体越来越烫,整个人好像烧起来似的。 头脑也迷迷煳煳的,提手时也像轻飘飘的,没有甚么力气。 不知不觉间,老板及经理的手都直接地隔着衣服揉搓我的乳房, 我想推开也没力气。 当他们摸到我乳尖轻捏的时候,竟然一阵又一阵的快感流遍我全身。 我明白了!那杯酒下了药,在我上洗手间的时候, 他们在酒中下了药想到这里,我愤怒,但也害怕了。 我说: 「你们在酒里下了药!」老板淫笑着说: 「果然是聪明的女孩, 这么快就知道了。 这些药本来是用来上夜总会时给那些女孩喝的, 让她们玩得更奔放。 但看到你这么漂亮,舍不得就这样错过这个机会, 就用了。 」我愤怒地站起,却未站住,就跌坐在床上。 老板继续说: 「药力没这么快就散, 而且...我还没有在合约上签名你这一走, 怎向公司交代?」我惶然地看着那份合约 想到自己的老板对我的信心与及这两年的栽培, 我怎能空手而回?他说: 「想通了是不是?别怕 开心过后就是三百多万的合约以后还有机会继续合作。 」我想想,是的,他说的话没错,但是, 要我出卖自己怎么可以?我正想着,他己不容我反抗, 开始脱去我的衣服。 他们脱光我的衣服后,要我站着给他们欣赏。 他们一面欣赏,一面赞叹。 我知道自己的美丽,D Cup的乳房,修长的身型, 长长的美腿胸部大而圆浑,而且坚挺有弹性, 乳晕浅浅的粉红色乳尖细细的比红豆还小,的确令人垂涎三尺。 他们也纷纷脱光衣服,老板立即把我推倒床上, 揉搓我的乳房又用口含着我的乳尖狂啜,还不时用舌尖轻舔或用牙齿轻咬。 也许药力的关系,我竟产生一股又一股的快感。 我讨厌自己的感觉,这算是迷奸吧?算是强奸吧?怎么还要兴奋?怎么还要有快感?我替自己感到羞耻, 唯有归究于那些春药!老板其中一只手伸到我下腹 摸我的阴毛 说: 「你连阴毛都这么滑不留手, 真是极品!」当然了我有用护发露涂在我的阴毛上, 令它又有光泽又柔软。 他再向下摸,抚弄我的珍珠,我全身一颤, 他又用一只手指在我的小穴外徘徊,弄得我全身酥痒。 助手走过来,拥着我的头吻下来,他的吻好缠绵, 好温柔他的唿吸急促,我幻想着摸我的是他, 而不是这个老男人。 我睁着眼看着俊美的助手,随着幻想,快感高涨。 那个经理开了电视,播着一些三级电视,然后走过来大力地揉搓我的乳房, 死命的吸吮我的乳头。 老板继续专注把玩我的阴部。 他改用口和舌来激刺我的阴核, 并说: 「我从没玩过这么粉红可爱的阴户, 真是让我爱得不得了!连蜜汁也这么清甜我爱死你了!」老板的舌尖不断刺激着我的小阴核, 又用手指在我小穴外游移还一下深一下浅的插入我的小穴中。 助手继续吻着我,也用手抚弄我一边的乳房, 看着他把我的乳房搓得变形听着电视传来的呻吟声, 我的兴奋又进一步提升。 。